第九章 藍色外袍和盤龍玉佩

文 / 卑鄙的榴蓮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[wuwu].!無廣告!

    約定的比賽日子如期到來。

    趙元殊那邊卻發生了尷尬一幕,平日里跟他玩的嗨的朋友,今天沒有一個敢過來跟他打馬球。

    因為所有人都知道,皇上正因為元殊的偏科問題遷怒他人。

    沒人敢在這個節骨眼上陪他玩。

    鄭國公英明地決定:抽簽決定從李琦那組人里分個實力派給元殊,避免對他過于不公。

    他跟吉安使眼色:“做點手腳把李琦分過去!”

    吉安卻皺著眉頭,悄悄在他耳邊說:“爺爺,我昨天晚上想了很久,不能讓李麟和九皇子一組!”

    “為啥?”鄭國公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鄭國公想的是讓他倆一組可以共同培養感情。

    吉安卻不這么認為:“爺爺您想啊,他們兩個一組之后肯定會分兩頭把守進攻,壓根沒有交集!反而讓他倆對立才可能接觸!”

    吉安如此一說,鄭國公恍然大悟,哎呀,這個孫子好機智!

    “就這么干!”

    當四個人打開抓鬮的紙條之后。

    李琦和趙臻尷尬一笑,居然是讓李麟和元殊一組。

    趙臻瞅了瞅趙元殊和李麟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覺得不公平,一個未成年,一個女人。這怎么看都不像一場正經的比賽!壁w臻說。

    元殊反感趙臻的眼神:“趙臻,你別小看人!”

    趙臻揚了揚手中的桿子,“放尊重,我可是你的叔叔!

    “這里沒有叔侄,只有對手!痹庹Z氣冰冷。

    叔侄倆不和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。

    李麟已經騎馬到元殊那邊。

    能看出李麟對馬球并不生疏。

    “隊都分好了,開始吧!”李麟對男人之間的啰嗦感到心累。

    李琦活動了一下骨頭,“行吧,比賽場上沒有親疏,輸了可別怪我們!

    比賽開始。

    鄭國公的眼珠子一直在李麟和趙臻身上打轉。

    他看著隊友把球傳給趙臻,趙臻策馬去接,對面李麟已經做好防守準備。

    正當兩人即將接觸的時候,元殊的桿子突然出現將趙臻的球截殺。

    鄭國公失望地捶捶桌子。

    李琦和趙臻合作的很好,趙臻攻擊,李琦輔助傳球。

    可每當趙臻即將要和李麟面對面較量的時候,元殊就回突然冒出來打斷。

    幾個回合下來,兩隊打個平手,不分伯仲,但是趙臻和李麟沒有絲毫的接觸。

    吉安也看呆了。

    鄭國公恨鐵不成鋼,

    “誒呀,沒想到元殊這個大燈泡,他不是省油的燈!

    很多人不知道,元殊打馬球最擅長截殺。

    鄭國公憤憤不平,在一旁大喊“李琦,你這個笨蛋。平日里不是說自己很厲害嗎?趕緊打呀!

    李琦聽到爺爺罵自己,看了一眼爺爺一頭霧水:“關我啥事兒?”

    然后狠狠用桿子打出了一個球,同時策馬去阻擋距離最近的李麟。

    趙臻很有默契地趕到對面接球。

    元殊見他們發難,也策馬過去,但距離太遠已經無法阻擋,情急之下,竟然甩手將自己手中桿子拋了出去,桿子和球相撞,把即將到達地點的球彈了回去。

    這一下精彩至極,所有人都暗暗叫好。

    只有鄭國公炸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著元殊,憤怒的站起來:“你違規了,出局!”

    那邊正和李麟擊掌慶祝的元殊一臉茫然“為啥?”

    “你的桿子離手了,違規!编崌f。

    “哪有這規定?”

    元殊覺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是裁判,我說你違規就違規了!编崌恢v理地說。

    “爺爺,這樣不算違規!崩铟胍灿X得爺爺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打馬球竿不離手是常識,你把竿子拋出去,就是違規了,出局,換替補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覺得他有點無理取鬧,這明明是個都不懂的老頭,在這里莫名其妙當了裁判。

    鄭國公是看出來了,只要元殊在場上,李麟和趙臻就不可能正面接觸。

    厚著臉皮也要讓他出局。

    元殊從馬上下來“出局就出局!

    走出場的同時,他用冷冷的眼神看了一眼鄭國公。

    看著他那眼神,年邁的鄭國公身上一個激靈。

    這小子是出了名的記仇啊,自己為了讓李麟和趙臻創造機會,得罪了皇孫,這犧牲太大了,他倆一定要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李麟拍拍元殊的肩膀:“放心,我不會輸!

    此時的元殊已經出了一身的汗,去一邊喝了水,便坐到了臺階上觀看比賽。

    從目前局勢看來,李麟還是有很大贏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講真,李麟打馬球熟練程度超出他們所有人的預料。

    鄭國公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個替補,明顯就是一個不給力的二流貨色,長得也丑,沒眼看。

    李琦和趙臻對視一眼,

    如果說剛才是元殊未成年和李麟女子這個組合打,雖然看起來不對等,但這兩人都是有實力的,比賽沒問題。

    但現在這個候補平平無奇,似乎連騎馬都不太熟練,只剩李麟一個人撐著。

    趙臻和李琦一下子沒有了興致。

    李琦悄悄給趙臻說:“送她個球讓她們贏,咱倆還是去喝酒吧!

    “好!”趙臻心神領會。

    有鄭國公這個裁判在,實在也打不痛快。

    他揚起胳膊假裝很認真的送給李麟一個球。

    這個球無論是對于比賽的人還是觀看的人,稍微懂一點都知道,這是一顆送分球!

    然而,當它送到李麟面前的時候,李麟卻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間,她看到了趙臻揚起桿子后,腰上的那枚玉佩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青綠色圓柱形盤龍玉佩。

    此時他才留意到趙臻今天穿的是湖藍色金紋外袍,腰上的玉佩隨風抖動。

    蘭道士的話突然在李麟耳旁響起

    “若你看到一男子,穿著藍色繡金長袍腰中掛有龍柱形玉佩,那便是你未來的夫婿…”

    李麟一呆,原本以為這是一句胡話。

    天下怎么可能有這么巧的事情?

    起初并沒有相信道士的話,但此時此刻突然亂了陣腳,桿子從手中滑了下來。

    李琦和趙臻一臉的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那么好的一個球,竟然生生沒接住,還把手中的桿子給掉了。

    臺下的元殊,忽的一下站了起來:“姐姐!”

    比賽結果,李琦趙臻那隊勝。

    勝的那方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“剛才發生了什么?”趙臻以為在做夢。

    這個球對方居然沒接?

    鄭國公對這個結果比較滿意,因為他分明看到了,李麟看向趙臻時那別有深意的眼神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李麟目光還一直停在趙臻腰上的玉佩,道士的話一遍又一遍在她腦中循環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能輸呢?”元殊大吼一聲,將李麟拉回神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我手滑!崩铟胗行┣敢。

    “手滑?”

    這么可笑的理由元殊第一次聽到,她看看一旁李琦和趙臻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瞬間,表情冷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分明是在放水,故意讓他們贏!”

    元殊覺得,自己似乎被這幾個人耍了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他們就是一伙的,自己還有模有樣的和他們比賽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聲,轉身離去

    連李琦都覺得有點尷尬,對李麟說:“你沒必要這么做,我們輸贏無所謂!

    李麟知道自己被他們都誤會了,解釋道,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趙臻臉上帶著笑,他一向喜歡看元殊生氣,覺得這次李麟做的不錯。

    李麟卻不敢去看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扭頭看著元殊氣氣鼓鼓的背影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剛才不是故意的!崩铟胝f。

    “輸都輸了,對不起有用嗎?”元殊透著不耐煩。

    “我們下次再來過,這次不算!崩铟胄闹兄鴮嵗⒕。

    元殊停下腳步,他臉上怒氣已經消失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生氣并不是因為最后的輸贏,是明明可以贏卻故意輸掉,比賽本來就是兩方角逐,如果參入私情,還有什么意義?”

    看元殊對比賽有如此超出年齡的執著,李麟啞口無。

    元殊心里面窩火至極。

    原本昨天,李麟給他講親歷的戰爭之后,之前在酒席上調戲他的事,元殊已經完全不計較。

    他覺得這樣一個女子,只比他大幾歲卻已經踏足過戰場,完全沒有絲毫的嬌柔造作,甚至比很多男子都強,他甚至是暗暗崇拜的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最后一局的結果,讓他對她的好感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吧!崩铟胝Z氣透著心虛。

    元殊帶著漠然:“不用,我又不是一個小孩!

    傍晚,

    李麟獨自走在回來的路上。

    腦子中仍舊是趙臻揮桿打球的場景。

    趙臻真的是自己未來的夫婿嗎?

    可她對他明明沒有什么感覺,難道這是上天開的玩笑?

    或者是蘭道士在胡亂語,趙臻只是湊巧……

    越想腦子越亂,李麟伸手拍了拍自己腦袋。

    而回到府中的元殊,郁悶地坐在臺階上。

    此時他的父親榮王正在擺弄花草。

    榮王是皇帝的兒子中少數脾氣比較好的王爺。

    他是皇帝的第二個兒子,年歲比趙臻大很多。

    自從多年前皇長子病逝,他就成了皇帝最大的兒子,然而蓉王性格恬淡,加上右腿患有殘疾,一直活的比較安逸。

    對于朝中權位斗爭也泰然處之。

    他是一個和藹的父親,尤其是對元殊這唯一的獨子,滿滿的溺愛。

    榮王看他的臉色就知道比賽輸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下人沒有人敢跟他說話,弓著身子收拾東西。

    “兒子,勝敗乃兵家常事。你不可能每次都贏,總要給別人點機會嘛!

    元殊的母親在分挽時難產而死,他這個父親,是眾皇子中最有責任感的。

    榮王像一個開明的朋友,笑呵呵的開導元殊。

    以往各種比武斗劍元殊極少會輸,目前只有老九趙臻能打壓他。

    元殊不想說話,已經有些不耐煩,對侍從說:“去準備熱水,我要洗澡!

    侍從們小心翼翼的退去,他們都知道,皇長孫的脾氣喜怒無常。

    “對嘛,等下次一定會贏的!睒s王說。

    元殊坐在那兒緊閉嘴唇一不發,想起那最后一球就覺得窩火。

    熱水備好。

    元殊脫下了身上的白色外袍,露出了穿在里面的藍色金龍紋衫衣。

    今早出門時他本來只穿這一件,父親說天氣太冷,強制他加了一件。

    他從腰的內側拿出一枚圓柱盤龍玉佩,放在桌子上,這是多年前皇帝祭天賞賜給他的。

    全天下,只有他和叔叔趙臻有這樣的玉佩。(殿下被她染指了..165165374)-- ( 殿下被她染指了 http://www.aglzkz.live/104/104040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獵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aglzkz.live

123六合图库大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