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元殊的疾病

文 / 卑鄙的榴蓮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[wuwu].!無廣告!

    一片朦朧之中。

    李麟被放出來,出來拜謝榮王。

    榮王仍有怒氣,對李麟嚴厲地說:“這件事我不再追究,但有條件,你以后不準和元殊有任何接觸!”

    元殊聽到,看向李麟。

    李麟立即點頭應允:“我以后不會和殿下有任何牽扯!

    元殊焦急說道:“根本就是你們弄錯了!

    他沒想到這段友情如此脆弱,之前的堅持顯得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這時只聽一聲哀嚎,鄭國公跑過來跪在榮王面前:“殿下,都是我沒有教育好孫女,我有罪!

    說完鄭國公在地上重重磕了幾個頭。

    李琦心疼去扶爺爺。

    鄭國公顫巍巍地站起身,走到李麟身前,一巴掌打在了李麟臉上聲音極響,李麟臉上瞬時留下了紅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孽障!”鄭國公罵道。

    “鄭國公你做什么?”元殊上去把他拉開。

    鄭國公語氣決絕指著李麟說:“才回來幾天就闖下這樣的大禍;书L孫千金之軀,豈是你這樣哄騙的!就不該讓你回這個家!

    元殊擋住他再次舉起的巴掌。

    “去東城是我提議的!馬是我找的!時間是我定的!你打她做甚么!”

    然而這些話鄭國公壓根聽不進,指著李麟喝道:“你還不跪下賠罪?!”

    李麟不動,低著頭不說話。

    鄭國公過去用腳踢了她的膝蓋:“跪下!”

    元殊怒斥:“不準跪!”

    淚水從李麟的臉頰滑下。

    她緩緩走到元殊面前。

    元殊怒喊:“不準跪。!”

    這時趙臻走出來:“沒輕沒重,該罰!

    李麟咬著牙跪了下來,用請罪的語氣說“請殿下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她重重磕了一個頭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錯,不該蠱惑殿下出城,不該讓你在雪地中挨凍,是我不分尊卑沒有輕重……”

    元殊眼中瞬時盈滿淚水。

    李麟又磕頭:“請殿下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元殊后退了幾步,看著這個這個曾經在酒席上捉弄他和他游戲的麟姐姐,身體顫抖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榮王看他滿臉淚水,伸手要給他擦,被元殊狠狠打開手。

    朝著這群冷眼的人咆哮:“現在你們滿意了?滿意了?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元殊只覺得手一疼,瞬間睜開眼睛,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一陣耳鳴聲,元殊難受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內侍見他醒來,臉上的擔憂終于少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您終于醒了!

    剛才是夢?元殊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可是夢里的情景無比真實,此刻他的心跳仍舊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腦袋,耳鳴方才退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剛才說夢話了,又哭又鬧,嚇死老奴了!崩蟽仁虛鷳n地說。

    元殊摸摸自己臉上未干的淚水。

    “大理寺放人沒?”他問。

    內侍有些遲疑答:“……目前還沒!

    元殊猛地站起身披上袍子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現在已經入夜了!崩蟽仁探辜碧嵝,隨即對下面的人說:“快去稟告王爺!

    大理寺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不是長孫殿下,您怎么來啦?榮王說了不準你來見……”

    話都沒說完,元殊一腳踢開了他:“滾開!

    李麟正靠著墻發呆,見是元殊到來,感到意外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元殊見她完好地呆在這里,心終于安穩些。

    紅紅的眼睛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李麟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麟見他這個樣子,有點莫名的害怕,覺得他的臉色不太對。

    元殊走到她面前,看著李麟的臉,說:“對不起!

    李麟安慰他:“這都是誤會,他們查一下就知道了,沒事的!

    元殊搖頭,淚水流了出來,又說了一句:“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剛才夢境中那種真實的感受,他壓抑至極。

    榮王匆匆趕來,見元殊果然在這里,如此寒夜,他穿的如此單薄。

    于是走過來把裘衣披到兒子身上。說:“殊兒,這里冷你快跟我回去吧!

    元殊手握著冰冷的鐵閘,平復了一下情緒。說:

    “父王,東城我們不去了,放了麟姐姐!

    “放放放!睒s王寵溺地說:“現在就放!

    榮王示意看守的人打開門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讓人去鄭國公府,通知他們來領人,這事是誤會,什么都沒有!睒s王小心地說。

    李麟看著榮王的反應,覺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?”榮王對元殊說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看著麟姐姐走出去!痹庹f。

    榮王給李麟一個眼色,李麟及時反應過來:“沒事,我哥一會兒就到,這離我家很近的!

    榮王慈愛地拍拍元殊:“這里太冷,先回去!

    元殊許久才緩緩站起身,跟著父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麟看著兩人的背影,怎么榮王對兒子的態度如此順從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元殊一不發地走在前面,榮王雖腿腳不便卻也不坐步攆,走在兒子身旁,越看越覺得他臉色不對,低聲對旁人說:“快進宮去請溫太醫,快!”

    元殊的腳步突然停。骸镑虢憬慊丶,鄭國公會為難她么?”

    “不會,父王已經差人傳話,讓他們善待李麟,如果他們敢怠慢,父王會重重地罰他們!

    榮王又接著說道:“你不是想去東城么?等雪化了我派人親自送你們去!

    元殊沒有說話,腳踩在雪地里靜靜走著。

    榮王府內。

    元殊坐在自己房間的榻上發呆。面前的香爐裊裊生煙。

    一位提著藥箱的人走進房來。

    “溫太醫?”元殊發現是他。問:

    “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溫太醫笑笑:“我聽聞殿下身體不適,來把把脈!

    “我沒病!痹饫淅湔f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聽說殿下在雪中呆了幾個時辰,我來看看有沒有受寒!

    說完,謹慎地給他把把脈。

    這位溫太醫在宮中多年,他擅長的不是婦科,也不是兒科,是精神科。

    出來后溫太醫對榮王放心地擺了擺手,榮王大大松了一口氣,緊張地擦擦額頭上的汗:“剛才嚇死我了!

    溫太醫拿出毛筆,說:“保險起見,我開些凝神的方子讓他吃幾天,以防萬一!

    “對對對!

    榮王贊同說道:“剛才老內侍說元殊做夢亂喊,怕是發病的前兆!

    說起來,榮王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兒子。

    因為元殊有一個外人只極少知道的隱疾,就是狂躁。

    這個病發起來毫無預兆,可能下一秒就是癲狂的狀態.

    榮王嘆口氣。

    當年要不是一時沖動,他也不會留下陰影。

    原來,多年前元殊尚在幼年,有一個年紀相仿的伴讀,名叫木藝,兩人時常玩在一起。

    木藝雖然出身貧寒,主意卻極其多,經常帶著元殊做出人意料的事。那些尋常人家看起來快樂的童年游戲,放在元殊身上就顯得充滿了危險。元殊屢屢受傷,不是手便是腳,兩人還一塊兒養了條狗叫小黑。

    后來有一次,木藝把元殊領到了樹林里捉迷藏,好幾天沒走出來。榮王派大內侍衛搜尋兩天才找到。

    皇帝為此事大發雷霆,當即下令要處死木藝。

    無奈元殊哭鬧求情。于是榮王騙元殊去看花展,秘密在院中丈刑了木藝。沒想到那天元殊破天荒提早回來,看到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木藝,還有那條叫小黑的狗被一起丈斃。

    元殊看著他們僵硬著被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榮王本以為,沒有木藝搗亂終于可以消停了,卻沒想到帶來了更嚴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那兩年,王府的東西被砸了一個遍。

    狂躁的元殊成了王府的噩夢。喜怒無常,毫無顧忌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起來沉默寡的的元殊,不知道會在怎樣的時刻突然爆發。

    皇帝為此事也頭疼,派人遍訪名醫治病,吃了無數藥,請了不少人,甚至還讓天師做法,結果都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榮王已經聽煩了那句:心病還需心藥醫。

    這些年,大概隨著年紀增長元殊逐漸放下了心結,竟然也自愈了。

    不過剛才老內侍的稟告實在嚇人。說他在夢中叫出了木藝的名字。

    榮王親自端著藥走到元殊面前:“溫太醫說你體內有寒氣,喝它祛袪寒吧!

    元殊看一眼那藥,冷靜地說:“父王,我沒病!

    榮王把藥放在桌子上,慈愛地拍拍他的背:“是父王不好!

    元殊看著案上被自己弄亂的書卷,喃喃說道:“我知道所有人都怕我!

    他說:“從小到大,我要去什么地方他們都會勸我別去,要吃什么東西他們會提前吃一口,我一直活在別人畫好的籠子里,就因為我的身體里流著不一樣的血液,注定我看到和聽到的東西,全都是掩飾過的。

    那些表面上為我安危著想忠心耿耿的人,實際是怕自己受到懲罰!

    那天,他在雪地里等了李麟兩個時辰,他一直都不覺得冷,因為難得有一個人肯相信他,不用顧忌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元殊原本止住的淚水突然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有一個人愿意和我玩!

    “是誤會是誤會,這都是父王的錯!”榮王摟住他肩膀嘆口氣:“兒子啊,誰讓我們生在帝王家……”(殿下被她染指了..165165374)-- ( 殿下被她染指了 http://www.aglzkz.live/104/104040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獵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aglzkz.live

123六合图库大全官网